Neooooo

我的颜色会在以后出现,所以你们无所谓现在的我。

上海的冬天我一向是比较讨厌的,因为潮湿总是会漫进裤腿里,抛弃了最后的尊严穿上秋裤,也保护不了这最后的阵地。
一幅画希望会有人喜欢。

评论